世历所举办“二〇一二年份Marx主义与世界史探讨学问研究斟酌会”

世历所举办“二〇一二年份Marx主义与世界史探讨学问研究斟酌会”。2011年3月29日,“马克思主义与世界历史研究:我国传统史学的优长与我国世界历史学的构建”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举行。与会专家就在史学研究中如何坚持马克思主义、世界史学科建设、中国史学传统对今天史学的启示意义、中国史学传统中的独立精神、良史等问题作了交流。 “真正优良的东西不一定形成传统,‘隐而显成了传统’,成传统的东西经历程式化后自然不太容易创新。”历史所教授谢保成用这句话开始,以《史记》为例,总结了对今天仍有启示意义的几个史学传统:一是究天人之际。古人把天人感应与天命、时势联系在一起。史观的责任意识要求把天象记录下来,这对今天我们研究自然灾害史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二是重视社会经济问题。《史记》中有《货殖列传》,反映了司马迁丰富的经济思想。三是整理图书,注重学术原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陈启能指出,现代社会到了人文社会科学的重大发展时期。最近几年历史学有一个变化,这就是对文化问题的重视,被称为“文化的转折”。这种文化是大文化,不仅是政治经济文化中的“文化”概念,也不仅是指文化史中的文化。他还指出,从史学研究尤其西方史学研究来看,最近几十年提出了两个重要概念,一是历史记忆;二是历史意识。记忆决定了意识要强调文化,即不是指客观发生了什么,而是人们对它的回忆、记叙和看法。 针对“现在的世界史工作者对传统史学了解得比较少”这一现状,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提出,世界史工作者要有广博的知识和很好的文采;世界史著作,即使是通史性著作,也要重视对单个活生生的历史人物和事件的研究和描述;世界史著作要重视考察和揭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历史著作要致力于民族精神的塑造,要体现时代精神。历史学是意识形态很强的学科,它的这种时代特点要求世界史工作者自觉弘扬主流价值观,探索一条超越西方的世界历史学的道路。

56.net 1

56.net 2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陈静)

56.net 3

2012年度马克思主义与世界史研究学术研讨会

2011年3月29日,世界历史研究所举办“马克思主义与世界历史研究”学术研讨会,本次会议的专题是“我国传统史学的优长与我国世界历史学的构建”。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以及世界历史研究所的16位老中青史学工作者作了精彩发言,世界历史研究所全体研究人员参与了会议。以下是发言者的一些主要观点。

56.net 4

56.net 5

世界历史研究所任长海副所长主持研讨会

56.net,历史研究所谢保成研究员认为,真正优良的东西不太容易成为传统,成为传统的东西往往因为程式化而不怎么优良。例如,像董狐那样的史学家历史上就没有多少。他重点谈了对今日有启示意义的几点史学传统:一是涉及天人关系的记载,本身是讲天人感应的,把天象和吉凶和治乱联系在一起,但为我们今天研究自然灾害提供了主要材料;二是重视社会经济问题研究。司马迁《平准书》、《货殖列传》推崇货殖致富,也就鼓励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致富,可惜后来史著未能继承这一传统。三是注重学术文化事业。本意是整齐思想,但保留了许多好东西。

56.net 6

56.net 7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执行院长任定成教授作报告

世界历史所学部委员廖学盛研究员对当前的一些史学观点提出了批评。关于五种社会形态理论,现在有很多否定歪曲,将之看成斯大林的概括。他认为这是不对的,五种社会形态是马克思本人的思想。针对有人提出的中国历史特殊论,说中国是传统社会、宗法社会,他表达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历史统一性和多样性的关系不管多么复杂,也不能把统一性挖掉。离开统一性而谈特殊性,是需要特别警惕的。他强调现在讲马克思主义,还是要把最基本的观点吃透,要读原著。

56.net 8

56.net 9

世界历史研究所吴英副研究员作报告

世界历史所荣誉学部委员陈启能研究员同样强调,历史研究首先应该钻研马克思主义的原著。不过他指出,仅仅读原著不够,还应看到,马克思主义是在世界文明发展大道上发展起来的,是继承和发展了全人类的优秀文明成果。因此,我们必须同样花力气去熟悉、研究世界文明的发展,人类文化的一切成果。20 世纪末和21世纪,从世界范围看,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内容、结构和方法论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有人甚至将之与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相提并论。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代的历史学也经历了巨大的变革。所有这些,需要我们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加以认真的研究,切不可把马克思主义与人类文化成果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

56.net 10

56.net 11

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作报告

世界历史所荣誉学部委员陈之骅研究员总结了传统史学中值得继承的一些优长,如明道和经世传统,史论结合的传统,史家四长的传统,等等。有了这些作为基础,在加强世界史学科建设和研究工作时要重点做好以下几点:一是学习基本的马克思主义著作,用唯物史观对各种历史行为做出科学解释;二是推进世界历史研究创新,要提倡重视重大理论课题。微观研究要与宏观研究结合,避免脱离历史整体研究的碎片化倾向;三是要加强基础研究,集中优势兵力研究地区史、国别史,除关心西方大国外,要特别关注我们的近邻;四是要重视历史档案。

2012年3月2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召开 “马克思主义与世界史研究学术研讨会”,会议主题是:世界史研究方法与研究重点。会议由世界历史研究所任长海副所长主持,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执行院长任定成教授、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和世界历史研究所吴英副研究员分别做了学术报告。 任定成教授在“自然科学方法在社会科学中的应用”报告中指出,将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如数据统计、考证等,用到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要持慎之又慎的态度。他说,科学研究的前提是从世界本身出发来解释世界,这种解释带有原创性,而不是对他人见解的重复或复制。研究者要“忠于科学本身”,而不是听命于任何其它的社会势力;科学的命题,或是陈述,是一种可错的方法。我们研究事物是要弄清它们发生的因果关系,我们要学会问问题,从问题中寻找答案。科学不是从观察实验开始的,而是从提出问题开始的。 任定成教授认为,一个研究者要去除自己的好恶,客观的观察研究对象。自然科学的一些研究方法用于社会科学有时得出的结果是有局限性的,因为人的意向是不可控制的。自然科学的某些研究方法可以为人文科学研究者提供一些启示。他指出,社会科学研究者可以通过实验或数据统计描述一种现象,分析事物的内部机制。在做出政策建议时,研究人员是将事态发展的几种后果进行分析,以供决策者权衡。 吴英副研究员以“唯物史观的现实生命力”为题总结了自己的研究心得。他指出,20世纪,中国史学界有关唯物史观的发生过几次论战,唯物史观一次次被宣布证伪,但又一次次重新被重视,关键就在于它是迄今为止唯一能够对重大社会历史变迁做出科学解释的理论。他还指出,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即坚持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坚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坚持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唯物史观不仅提供了科学的研究方法,而且它的基本理论也能够科学地解释许多令人困惑的当代变迁,至今仍然具有合理性和生命力,我们需要的是去做充分的研究工作。不加强对唯物史观基本原理的研究和解释工作,会使唯物史观失去主导地位。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对马克思主义作了误读,实际上违背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 张顺洪研究员在“关于我国世界历史学发展的思考”的报告中指出,唯物史观为开展世界历史研究提供了基本思路。我们首先是要重视世界经济史的研究;二是要重视和加强综合性、跨学科性研究;三是要培养和加强全球眼光,把世界历史当作整体史来研究;四是要培养和加强历史眼光,注意把特定历史时刻的事物放在人类历史发展长河中来考察和分析。世界史研究工作者应该吸收我国传统史学的优长,排除西方史学的不良影响。历史学不仅要致力于民族精神的塑造,还要体现和讴歌时代精神。 张顺洪强调,构建“大国史学”,需要形成鲜明的中国特色。我国的世界历史学要为我国现实服务,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努力培养复合型人才,坚持科学严谨的学风,努力形成鲜明的中国特色。

56.net 12

  • 首页
  • 电话
  • 中国史